剧情简介

我的少女时代里 姨夫却扒掉内裤想要玩弄我果体

你对自己的少女时代,有着怎样的记忆?在我的少女时代里,却有着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。那段经历,已经从我的少女时代,弥漫到如今,成为了我心中,无法抹去的噩梦。还记得那天,姨夫扒掉内裤想要玩弄我果体。我......

我的少女时代

小时候,爸妈除了催我写作业,照顾我的起居饮食之外,是不可能一本正经的讲一些最基本的生理知识的。在中国,即使是现在,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校园,性启蒙的教育总是像小媳妇儿一样羞羞嗒嗒的。但是小孩子的好奇阻止不了。上小学三四年纪的时候,和小朋友一起回家,路上听她讲吃巧克力能让女孩儿的胸部变大,当时屁大点的孩子,但也知道女孩儿胸大了才算发育,胸大了才算漂亮......

有一阵子,我们几个小姑娘会买一包包的巧克力豆豆,天真的有些小小兴奋的期待着蜕变和成长。上初一的时候,我的胸部还是平坦坦的优质飞机场,确保雨天无积水,但是妈妈已经买了好多纯棉的小背心,让我每天都记得穿了。

女孩儿的身体发育比男孩子早,心智也少少早熟一些,渐渐地,我感到了身体的微妙变化,同桌的书包不小心蹭到我胸部,哪怕是轻轻地一下,我也能感到钻心的疼。我虽然从小性格大大咧咧的,有点假小子脾气,但还是女儿身。

我的少女时代

初一下学期来了初潮,我还没像有些女孩儿一样被这位突然拜访的亲戚吓哭,看到内裤上的血迹,我很淡定的拿出了珍藏了三四个月的卫生巾,参照说明笨手笨脚的垫上以后,忽然特佩服自己。初潮的到来,正式将我带进了少女的时代,我终于不再是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了。

我初中的那个学校离家比较远,家里人心疼我年纪小,不舍得让我住校,也不舍得让我坐车跑来跑去。当时二姨家买的新房子离我学校很近,我们家和二姨家关系特别亲,再加上二姨家的房子很大,刚巧还有一个空闲的卧室,于是我就和妈妈暂时住在了二姨家。

才到二姨家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开心,因为二姨一直对我非常好,我觉得姨妈和自己的妈妈没什么区别。二姨家有什么好的都先紧着我用,二姨和姨夫怕我晚上睡不好,连自己的席梦思都让给我了睡。我是独生女,在家比较孤单,到了二姨家以后,每天都有个大哥哥陪着我玩儿。

我的少女时代

那个时候我觉得烦恼是大人的专利,我只是傻乐着,每天看着二姨和妈妈在厨房里一边说笑一边给我们做可口的饭菜,每天晚饭后我和哥哥围在姨父身边听他讲一些工作趣闻......那段日子,真的很快乐......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成了压在我心中的沉重的秘密。

事情发生在初一即将结束的时候。那天是周五,二姨单位到了一大批新的工作任务,要工作到很晚,她打算下班后直接到我外婆家住,就不回来了。妈妈单位组织他们到革命老区旅游也不在家。这下家里只剩下了我,姨父还有哥哥,因为第二天是周末,晚上我们仨痛快的看电视,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晚上看得是一个刑侦案件,某个乡村的一个小女孩儿被邻居奸杀以后,碎尸埋在了后山。

节目在讲述这个案件的时候气氛烘托的非常到位,阴森的背景音乐......加上我们客厅昏暗的灯光我忍不住就双手围着姨父的腰。但是又好奇谁是凶手,所以强撑着看。

最后那个无量的重口味节目,居然给了那个装尸体的麻袋一个特写!我依稀能看到女孩儿的手。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匆匆洗澡上床睡去了,蜷成一团,紧紧的抱着双腿。后来我听到姨父和哥哥也各自回房睡去了。

我躺在床上,却越来越精神,一闭眼就是那个装尸体的麻袋在脑海里转圈。无论如何都没法自我催眠了。我想着,如果妈妈在就好了,就可以缩在妈妈怀里,什么都不怕了。我忽然灵光一闪,姨父也是大人啊!我悄悄地走到姨父卧室里,姨父坐起身问我:“筱筱,咋啦?”,我委屈的说:“姨父,我害怕,睡不着,你来陪陪我吧。”姨父还是跟平常那样和善的对我笑,我觉得很踏实。我像平时蜷缩在妈妈怀里那样,揽着姨父的身子,开始自我催眠......

无奈那个破麻袋还是挥之不去,我一直闭着眼,想着:闭着眼,一会儿就能睡着了,有姨父在,就不怕了。过了好久,我还是睡不着,但还是坚持闭着眼,怕一睁眼,更睡不着。姨父可能以为我睡沉了吧。我能感到他醒着,因为他在不断的调整更舒服的睡姿。

我忽然觉得嘴唇凉凉的,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还有点痒痒的。我感觉到了姨父的鼻息,才惊觉,姨父在用舌尖摩娑着我的双唇。我惊呆了,怕得不得了。初一的孩子,还是稍微懂点了的,我知道这是羞耻的,更何况哥哥的卧室就在隔壁,我难道要大喊大叫,让哥哥发现他的爸爸在亲我?也许......姨父只是亲亲我,喜欢我呢?

我的少女时代

第二天早上,我感到大腿儿根儿被蹭了一下,迷迷糊糊的微睁着眼睛,就看到姨父站在床边对着我笑,我揉揉眼睛舒展下身体,却发现我没有穿内裤,我的小背心也翻卷上来,露出我刚发育的胸部。姨父还是和善的笑着说:“我给你做早饭去,一会儿哥哥也起来了,咱们就吃饭哦。”

姨父走了之后,我一直坐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,我想告诉别人,内心又觉得这件事不能声张,失踪的内裤肯定是姨夫拿走了,但又不知道他要拿我的内裤做什么,这样一边想着,一边的哭了出来,因为在我年幼的心中,这世界怎么突然颠倒错乱起来。

后来我把这件事写在了自己的日记里,结果不小心被妈妈看见了,她当时就哭了,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觉得都是我的错,我拍了拍妈妈的肩膀哽咽着,拿起桌上的打火机把日记本烧掉了。听到妈妈的话,我也只是木讷地‘嗯嗯嗯’的回答着。

虽然我并不太懂,但是从妈妈的话来推测,我感觉姨父应该是做了很不对的事儿,至少这件事儿会让妈妈痛苦,如果爸爸知道了会打死姨父......所以这件事情,是属于我和妈妈的秘密。

我的少女时代

之后很快,我就搬出了二姨的家里,二姨每次见我还会问:“你以前不是和姨父最亲了么?怎么现在见了不怎么说话啊?”妈妈见我支支吾吾,会急忙过去打圆场。那以后我怕二姨她们看出破绽,就试图表现的更自然点吧。

一次过节,二姨邀请我们一家子去她家吃饭,我本不想去,但最终还是去了。那天爸爸和姨夫喝的很开心,以至于拖延了我们回家的时间,到最后只能又留在姨夫家过夜,妈妈知道我心里的苦,但是又不好明说,只能依着我在以前住过的房间里默默叹气。

那天直到半夜我还没有睡着,只好起来去客厅喝水,外面有月光照进来,我没有开灯。但是在黑暗里,我却在阳台上发现了一个人影,吓了一跳,正要叫被那人一双大手捂住了嘴巴,同时,我也看到阳台的那个人正是姨夫。

姨夫的表情非常慌张,我越发慌张,因为在慌乱中我看到姨夫下面是没穿衣服的,而且另一只手上拿的正是之前偷我的内裤,难道他在用我的内裤对着下面做什么事情吗?我隐约知道了些什么,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
我的少女时代

姨夫说:“筱筱,你答应姨夫别声张,姨夫就放过你,不然你还记得那个装尸体的麻袋吗?”其实按照实际推断,姨夫当时只是在恐吓我,但我信以为真,连忙点头。姨夫看我诚恳,终于放了我,我马上一溜烟回了房间,紧紧地抱住妈妈。

之后的我就开始郁郁寡欢,这件事也不敢告诉妈妈,只对妈妈说再也不去姨夫家了,妈妈以为是之前的事给我的阴影,也不勉强,反倒爸爸因此说了我好几次,嫌我不懂事之类,每次我就不说话,不解释,他以为是青春期的情绪叛逆,便也不再多管。

好在不久我家就搬到了一个离姨夫家很远的地方,而我上高中和大学都选择了去外地,回家的频率很少,几乎就没再见过姨夫,虽然如此,但是被姨夫曾经猥亵的事情还依然刻在我的脑海中,每当深夜,还是感觉心寒。

我的少女时代本该是美好得让人充满憧憬的,但却因为屡遭姨夫的猥亵留下了阴影。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19-2024